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 墨 园

画家要讲政治 讲艺术 讲经济---- 黑眼睛工作室

 
 
 

日志

 
 
关于我

范建春 山西忻州人 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清华美院范揚工作室画家,中国书画院院士 北京名家书画院画家,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进修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清华美院范扬写意精神山水画专题研修班(执行导师靳文艺)从事美术创作和教育近30年, 内蒙古书画教育协会常务理事,乌海市《乌达政协》杂志美术编辑,乌海市乌达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2014-05-31 22:06:32|  分类: 中国艺术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2012年金秋,中国艺术品产业博览会期间,记者随着观览的嘉宾走进北京宋庄——中国最大的原创艺术家群落。在参观了一家又一家会议指定画廊、工作室后,记者的脚步被宋庄国画院副院长、著名山水画家靳文艺先生的山水画工作室所羁绊。靳先生作品中通灵俊秀的笔墨,淡雅质朴的色调,清新悠远的意境带给人们独特的艺术美感。尤为可贵的是,透过画面,人们可以感受到画家将对生命本质的认识和感悟融入到作品中,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充满着勃勃生机。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最抢眼的是迎门那幅由靳文艺先生创作、范杨先生题款的《不尽黄河滚滚来》,作品苍凉壮阔,博大雄浑,令人震撼,可谓画出了黄河的品格,黄河的胸怀,黄河的大美与浩然不屈之气。站在这样的作品之前,作为记者,不仅感受到了艺术的魔力,而且产生了强烈的采访欲:能创作出此等作品的画家,当会有独特的人生经历和感悟吧!果然不出所料,靳文艺的艺术人生曲折而坎坷,他的山水情怀浓烈而执着,他的黄河梦、黄河情是那样绵绵长长,牵肠挂肚,令人动容……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我生在黄河岸边,八岁之前,一直是听着黄河的涛声,痴想着这滚滚而来的河水究竟是从何而来?直到河水淘岸,将我家的房子吞没在河水之中,我们弟兄才随父母多次辗转搬迁,在黄河岸边的新兴煤城乌达定居下来……生存环境,生活经历,使我血管里流淌着黄河的急流,骨骼中沉积着黄河的泥沙,肌肤中渗透着黄河的颜色,情感中萦绕着黄河的梦韵,性格中奔腾着黄河的倔强。”靳文艺幽幽地开始了他关于自己根深蒂固的黄河情结的述说。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15岁那年,靳文艺神差鬼使地迷恋上了绘画,朦胧中的一个愿望就是想用手中的画笔描绘黄河。从此,大漠旁,黄河边,胡杨岛,李华中滩……成为他画不够画不完的题材。1973年,靳文艺有幸成为书画界前辈胡蔚桥先生的入室弟子。胡老在民国年间曾与启功先生同在京华美专任教,都是国画大师吴镜汀的学生,在国内书画界颇有影响。新中国成立后又在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上世纪60年代辞职还乡。在胡先生的教诲下,靳文艺全身心地投入到中国水墨艺术这个玄妙深奥的领域中,一遍又一遍地临摹着中国古代的优秀绘画作品,一本又一本地读着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一年后,他有幸进入了内师大美术系,开始接受系统正规的美术基本训练。毕业后,回到家乡乌达做了矿区中学的美术教师。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平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当想起胡蔚桥先生的教诲:“下大工夫得大造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靳文艺的心里都难以平静。他苦苦地求索着思考着,隐约感到他未来人生中另一重旖旎的风景带给他的刺激和向往:溯黄河源考察写生,为母亲河造像!这个心中的梦想渐渐清晰起来了。

1982年7月5日清晨,靳文艺从乌达这个黄河西岸荒漠中的城镇出发了。他沿着河边那条山梁上裸露着粗糙砾石的漫漫长路,走上了高原深处,走上了万里黄河寻源之旅。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从青海日月山附近,他开始向河源进发,高原反应不断袭来,经常断粮的饥饿以及营养和体力的下降使他觉得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为了节省开支,他常常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啃几口玉米面饼子或馒头充饥。就这样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跋涉,走到了河源第一县玛多。他在日记中这样描述:“在河源,成群的野驴、野马、白唇鹿在高原上奔跑,湖泊中泉眼星罗棋布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散落在星宿海各个角落。泉水沽沽地流淌出来,汇成一条条小溪,一条条小溪又顺高原而下汇成一条条小河。在这里,人们印象中奔涌不息、充满惊涛骇浪的黄河像草原上的小河一样静静地流淌。”他对记者说,若不是把自已置身于高原深处这样的圣地,亲眼目睹了高原是怎样在无数条涓涓细流中平淡地孕育了奔腾的黄河、不朽的黄河,就绝不可能在日后的山水画创作中真正画出孕育了母亲河的高原的神性和灵性。”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离开河源,靳文艺又掉头东去,一路伴着黄河的涛声向黄河入海口行进。他穿越了斑马县的原始森林,穿越了当年红军走过松潘诺尔盖、毛儿盖草地,翻越了阿尼玛卿雪山。这一路上断粮和饥饿不断袭来,遭遇了误入狼窝避雨、河边遭野兽围攻、翻越阿尼玛卯雪山时雪崩……下了青藏高原,他又沿着河道过了龙羊峡和刘家峡。他独身一人就这么一直不停的朝前走着,炎炎烈日炙烤着他,断水断粮是常态,出发以来,体重下降了近20公斤,身体极度虚弱。尽管他有十足的理由说服自已中途退出,但是沿黄河全程考察写生,是他对母亲河的朝圣之旅,这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咬紧牙关笑对艰险。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多年后,靳文艺在《大河寻梦——我的文化苦旅》一文中回忆道:“我象一头不知疲倦的骆驼,一步步踏上雪域高原、草地泥滩,在黄河深峡大壑巍峨的太行山麓跋涉;在黄河石林、炳灵古寺、拉不楞朝圣;在仰韶遗址、殷商废墟、敦煌酒泉、阳关古道、西夏王陵中追寻;烈烈西风,浩浩烟云,动我魂魄;在秦代古俑、汉代简帛、敦煌壁画、麦积山泥塑、龙门窟石雕、唐代碑林、宋代龙厅中阅读着民族的历史;登华山绝顶,越泰山十八盘,观喷薄之日出,眺黄河之雄姿,我惊叹祖国河山之高、之大、之壮、之美。我用文字记录着历史沿革,风土人情,用画笔描绘着壮丽的河山。一年多的风风雨雨,生生死死,磨练了我的意志,积淀着创作的力量……”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1983年9月,靳文艺终于站在了山东省东营位于菜州湾的黄河出海口处。至此,他被当时的国内媒体推崇为艺术界最早实现单人徒步黄河全程考察写生的第一人。他用一年零两个月时间,跨越九省区1万多公里的漫长旅程。虽然他身心俱疲,甚至几经生死考验,但凭借这份执着和顽强,他终于完成了大河寻梦之旅,并积累了上千幅写生画稿。回忆起这段难忘的经历,靳文艺对记者说:“黄河得天水,聚百川,她的文化精髓是天人合一、尊重自然、和谐包容以及流观宇宙的生命时空意识。如果不亲自触摸黄河的脉搏,你就很难真正领略黄河的情感、黄河的内涵,那么纵使你的笔墨技法再高超,也不可能把黄河的雄魂伟魄表现到极致,从而真正奏响黄河的乐章。”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靳文艺黄河全程考察写生的一个意外收获,是在黄河之滨的山西芮城永乐宫幸遇恩师苏天赐先生。先生时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著名油画大家。由苏先生举荐,1984年至1987年,靳文艺进入南京艺术学院国画研修班深造,成为张文俊先生门下入室弟子。从此,他聆听刘海粟、陈大羽、张文俊、刘汝礼、林树中、周积寅、王孟奇、阮迎春、陈孝信诸位先生的教诲,奠定了坚实的美术理论基础,也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中国画创作品位。南艺毕业后,靳文艺又回到家乡乌达。不久,内蒙乌海市成立书画院,他又被市委市政府任为首任院长。这期间,他策划组织建画院、修碑廊、开展美术交流展,这一干就是十多年。2006年,靳文艺放弃仕途之路,决然辞去乌海市书画院院长职务,进京考入中国国家画院书法高研班、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高研班,开始了又一轮4年虔诚的艺术朝圣。这时,他已经五十出头。

从乌海到南京,再到北京,这些年来,无论靳文艺走到哪里,无论做什么,万里黄河的滚滚涛声总会时时在耳边响起,而孕育了黄河的雄浑高原也常常浮现于脑际。从此,靳文艺的许多画作中,就带上了他所独有的艺术符号,那种高原的凝重,大河的浩荡。浓得化不开的黄河情结,影响了他一生的艺术走向。

在经过了几年的沉淀后,靳文艺曾在乌海举办《大河寻源——靳文艺中国画艺术展》。其中,《黄河长卷图》表现从黄河源头到入海口的崇山险峻和黄河母亲的雄魂伟魄,追求沉雄博大、苍莽深厚的地域特征和精神。这幅组画表现出他开阔的视野、飞扬的激情、张弛的想象和独兀的灵感,是人文历史的厚重凝炼,自然景物的风采神韵和时代盛世的华彩乐章。

高原与黄河,永远是靳文艺心中的一处圣地,这些年,他对黄河与西北高原反复描绘,越发笔酣墨畅,雄浑恣肆,营造出一幅幅经天纬地、如诗如歌的壮美画卷。譬如,他的《虎啸龙吟》、《黄河壶口》,展现给人们的是黄河波澜壮阔、撼天动地、摧山裂岸的磅礴气势,观者会为之热血沸腾,跃跃欲试;而《大河东去》、《黄河万古流》的画面山高水长,沧海桑田,荡气回肠,站在这样的画作面前,人会变得沉静,不知不觉地融入到画家大彻大悟的艺术境界里,领悟某种生生不息的生命意识。所有这些作品道出了他全部人生和艺术旅程的一个永远的大河情结和一个永远的高原情结,这里凝结着他毕生的心血、奋斗、思考和探索……

虽然,那次大河寻源之旅早已如一骑绝尘淡入他岁月的深处,但它永远也不会在岁月的风中飘散,它早已深深刻上了生命的印记。靳文艺先生这次接受记者专访,其实是继他30年前那次惊心动魄的“黄河寻梦之旅”后,再上黄河源的“黄河圆梦之旅”归来不久,工作室外停放的科帕奇越野车上,还隐约挂着旅途的风尘。靳文艺是7月初和夫人仲红驾车从北京出发开始重探黄河源的。谈到此次行动的缘由,他说:“黄河是一部大书,不能只读一遍。相隔30年,已经太久了,再不去看看她,当年留在脑海中的印记也会淡化,就会找不到感觉了。”

记者案头,摆放着他们此行的行程图,图上的一条红线经过青海湖,翻越昆仑山、唐古拉山,经长江源、可可西里、拉萨、林芝、波密、昌都,翻越巴颜喀拉山、阿尼玛卿雪山,经玉树,直达黄河源头玛多,而后又沿黄河一路东下。全程13000公里,历时两个半月之久。一路拍摄影像资料400G,完成水墨写生画稿100多幅。

靳文艺先生深情地给记者讲起他此次一口气在黄河源头画了6个小时,才依依不舍离去的激动心情,也十分痛心地向记者历数一路上看到的现代化、商业化给母亲河的人文景观、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倾诉大河的沉重和忧伤。他说:“黄河是一条让人心疼的河流,他深重地流淌着我们这个民族的血水和泪水。这条河,是一部凡人生生世世读不完、读不透的浸透了自然、生命和人类足迹的恢弘史诗。保护黄河,就是保护我们民族的根!”

“丹青圆梦八万里,长河追日三十年。”靳文艺在吟诵此次“黄河圆梦之旅”中的写下的一句诗后,向记者披露了他的下一步创作计划:5年内完成两幅巨作,一幅写真卷的《黄河万里图》,一幅写意卷的《黄河万里图》,记者对此充满期待。我想,这两幅作品也许该为靳文艺两次黄河寻源写生的文化苦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吧。

不醒黄河梦 快意山水------靳文艺 - 漠 墨 园 - 漠 墨 园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